晓雾将歇

废咸鱼。

求小伙伴借八片妖刀,还你十片还送五片辉夜

rt,这儿手头还差八片就拼出妖刀了...有没有小伙伴能借我八片,拼出来就换你,还送五片辉夜。
坐标菊之逸,可上门。

菊之逸换妖刀碎片

这儿坐标菊之逸,id晓雾将歇,想给寮里拼个刀。
现有:
荒川52
辉夜10
花鸟10
青行灯10
荒还有十个但是六星要等暑假,如果荒换妖刀希望能1:1.5换...毕竟六星才有碎片。

【收/换碎片】这儿来求换妖刀碎片x

这里菊之逸的号...想要换妖刀。
手里有10灯姐10酒吞50咸鱼【对你没看错,我刚刚拼完荒川就搞到了刀碗就没换】10片荒,荒的话要等我中考完才能换。
如果有出碎片的话价格另外谈...xd
只想要个妖刀小姐姐【哭唧唧】

《别离草》[cp为紫流,肉前面一段]

【这儿是一只沉迷小流的迷妹,文笔渣你们轻喷】

晓雨有情于芍药,春风无处小流莺。——题记

『你是下午的时候到吗?那我让须久那把我挪到院子里去。』流的声音一向没什么起伏,此刻御芍神紫却能清楚地在脑海中刻画出那个青年的眸子发亮的模样,其中流淌出的欢愉几乎将冰蓝色的瞳孔融化。

看向旁边同行的游客报以惊诧的目光,紫便用指节轻轻叩着桌面,玩笑似的回答,『内人在家中等得有些急了,就打电话来稍微催促。』

耳畔的声音再度响起,这回的喜悦已经是显而易见的,『我拜托人准备了一份礼物给紫。』

『是妻子吗?』邻座颇有兴趣地探过半个身子,『那个声音...呃,十分中性。』

『啊,是的,他很可爱。』紫放慢了语速,...

又是一篇迟到生贺《论招商银行和麦当劳的关系》

【少天810的迟到生贺啊啊啊】

【陪小伙伴出cos而没有按时写文】

【出自一些奇怪的梗!】

【招商银行喻总X麦当劳售货员黄】


少天,我要一打奶油冰淇淋,帮我送到旁边银行的办公室吧,顺便记住跟上司请一天假哦^_^。——题记


黄少天,一个普通的麦当劳售货员。不过通常他的柜台人都会特别少,比如说最近的那款小黄人玩具的介绍,在正常的柜台是这样的:


【您好,我们最近推出了一款新的套餐,再加x元即可获得一个小黄人,请问您要加吗?】


然而在黄少天这里是这样的,【诶哟我看你骨骼轻奇定是神人啊!买一个小黄人即可为你打通任督二脉还有免费的王大眼调戏装置!你问为什么?噢噢噢那家伙是这里的清洁工,你...

我是日更小天使w《Fort!Da!》

注:题目为德语的【扔出去,捡回来】之意,指的是幼童不知道父母的短暂离开,因赌气而一次次把玩具扔出去再捡回来的举动,也指孩童心里的寂寞或压抑。

【心理医生轩X幽闭恐惧症病人策】

【李轩能看到阿策心里的奇特景象】

【吴羽策心理年龄定在十四岁】

【闹了一晚上不想更还是写了】

【神经病产物,慎入】

【结局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有些东西被扔掉了,就再也捡不回来了呢。——题记


【李轩,你有个新病人了。】作为同僚的李迅悠闲地将白大褂揉成一团扔到架子上,另一只手忙里偷闲扔了一份报告过来。李轩一看见就皱起了眉头——医院里送来的新病人,他只知道一个,就是昨天车祸送来的那家人,只活了一个。


他在路过手术室时往...

《荒漠》

没错最近我努力高产了。。

【小王子paro注意!】

【最近真的好萌这paro啊啊啊】

【当然小别也不是外太空来的】

【飞机坠毁的刘小别X狐狸卢瀚文】

【小别会有点像书中的那个驾驶员】


那是我们共存过的,沙漠般的同一片星空。——题记


刘小别并不知道为什么飞机的燃料就糊里糊涂地没掉了,还掉到这么个寸草不生的鬼地方。


广袤的沙漠,完全望不见边际,旁边却惊人地存在着一个小村庄。于是刘小别打算去那里碰碰运气,看能否借到燃油。


走着走着,裤脚管不知被什么挂住了,本来就心烦意乱的刘小别,干脆脚上重重发力一甩——从面前飞过去的是一团红色的影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最后可怜兮兮地趴在刘小别面前。...

《陌上新桑》

【此梗取自sayaka酱的ID!】

【双花,并不知道和树有什么关系】

【但也就将就着看吧!】


且奏一曲,待花开满,新桑遍地。——题记


张佳乐是这片花田的看护者。


花田的位置很偏,但花田主人对这个职位出价不菲,在城市里走投无路的张佳乐,情急之下便来此一试。不过就连刚来那天,他都没见过花田的主人。


花田里种得最多的是剪秋罗,本来在众人眼中一枝独秀的花,偏偏种成百花齐放之势,花色大多为红,灼灼其华,晃得人眼睛生疼。


渐渐地,张佳乐也习惯了这种独自一人的生活。或者在某种程度上用【独自一人】来形容并不太恰当。因为花田边有棵树,树的种类张佳乐记不太清了,但有一点绝对是可以肯定的,...

算是执念很久的脑洞《暮已成州》

【猫妖喻X普通黄】

【设定文州为黑猫白爪子冰蓝瞳孔】

【小学生文笔......我努力不ooc吧】


若是再给你一个黄昏,你愿意拿着那封来自黑猫的信笺,屡次在喷泉池下等待吗?——题记


黄少天,年方二十四好小伙一枚,此刻在夜幕笼罩的小巷子里拐得七歪八扭,并且不时回个头,看看后面有没有什么一脸胡碴打算劫财劫色的中年大叔鬼祟地跟着。


然而黄少天这一系列自欺欺人的举动只是在掩饰他一个从小就难以启齿的毛病——怕黑。工作单位离租的房子又远,每天一趟往返是必不可少,所以估计某些耳朵灵的路人甲还能勉勉强强听到夜深人静的小路上,有...

随手撸的期末贺《七月流火》

【双鬼好棒啊啊啊啊】

七月光景将逝,君驻庭前,流转一遭,花刻叶泣微凉。流火红莲初盛,授衣楼前,不曾思闲,汝之容颜留念。——题记


李轩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第十二次查看信箱,然而安静地挂在收件箱第一列的那条发给吴羽策的信息依旧没有回音。


帷幕外的主持人已经在用激情澎湃的语气宣读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的冠军获奖名单,一浪更高于一浪的欢呼声催促着李轩提起脚步朝台上走去,却仍恋恋不舍地最后瞄了一眼手机。


——真希望阿策在看这次的颁奖仪式。


李轩这句话在脑海里翻滚了二十分钟,终是没敢跟任何一名队友吐露。即使他知道,在比赛结果出来之前的三天,吴羽策就因家中有事请假了,目前自己要打电话过去,准得...

© 晓雾将歇 | Powered by LOFTER